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建勋的博客

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经济金融系教授

 
 
 

日志

 
 
关于我

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经济金融系教授,东南大学管理学院兼职教授,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常务理事,人民日报海外版特约评论员。 曾在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工作20余年,担任过政府机关处长、历任四家大型企业集团主要负责人和某上市公司董事、总经理,曾发表经济与管理论文百余篇,出版著作12部。

网易考拉推荐

世所共瞩:身处窘境的中国将欲何为  

2008-10-19 10:50: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澳洲人》报驻华记者 罗万·卡利克(Rowan Callick2008929
文火/译,该文引用了我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观点.

  “我以为中国能做的也就是保持住中国强有力的平稳较快的经济增长态势,不出现大的起落,这就是对当前世界经济的最大贡献。”—— 中国总理温家宝,天津,周六。中国的作为在1997年为亚洲所需,而现在它正受到全世界的期待。对此,温家宝总理不会有多少异议。

    对于如何作为中国的官员和经济学家,国家和地方,看上去愈发不一致。他们是专注于遏制通货膨胀,还是刺激经济增长呢?

    官方媒体表现出相当的自信。奥运点燃的激情使党内精英们认为:中国就是比世界其它地方(尤其是西方)要好得多。尽管周六太空行走极大地转移了视线,奥运遗留下的重磅新闻——牛奶中毒之灾,却向扭曲的中国市场体系的持续性提出了很多新问题。

    如果对经济的投入关键靠土地和劳动力,而非真正的市场推动;价格限制仍是用作对付通货膨胀的主要武器;政府继续占有多数战略部门的公司,并予以管制,那么类似的问题将反复出现,正如近期所发生的那样。

    其结果是,中国制造的品牌仍难真正赢得信赖,包括关键性的国内市场。这给北京长久以来寻求的促进内需增加了困难,尤其是近来出口市场趋于疲软。

    至少在目前的乳品加工业危机中,某些中国大企业可能永难恢复元气。这给那些中国特殊论的辩护者一个鲜明的教训,他们曾断言一般经济法则不能够,或不应该在中国实施。

    位于上海的通亚公司市场营销团队,就新西兰乳业巨头恒天然(持国有控股企业三鹿的43%的股份,三鹿是致使数千婴儿中毒的头号肇事者)的困境发表看法:我们认为情况恶化的一个原因,是好多涉事主管读了那些糟糕的中国商业宝典,总是宣扬一些东西如:在任何情况下,决不,从不,使你的中国商业伙伴尴尬或公开与之冲撞,因为让他们失去面子绝对是有可能发生的最糟糕的事。’”

    “请允许我们持有不同观点。有可能发生的最糟糕的事,是主管阅读并迷信愚蠢的商业宝典,以至于使人送命。(那)实在是为中国怎么说都是不同的兜售借口,从而使外国公司在文化上被迫对贪污腐败、裙带关系和公然违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遗憾的是,某些中国同行从灾难中汲取到的教训会截然不同:使外国公司远离这种最终只能带来麻烦的部门——新西兰政府,就是在恒天然公司的警示下吹响了终场的哨声。

    中国的农业对于外国投资者远未充分开放。而在服务行业(零售业之外),中国特别需要国际管理、专业知识和技能,这也同世界其它地方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

    执政党中的很多人存有决绝的民族主义情绪,对那些认为中国还有很多东西要学的人显得很不耐烦。

    而国有大型中信集团公司,并不愿意接管公开示意的摩根士丹利。倒是任由中国主权基金中投公司建设消极股份,表明对接管这样一个全球性的,却被美国人搞得一团糟的企业,金融部门高层人士清楚自己的资质尚浅。

    尽管如此,学者和评论家们仍在打气。叶海林,中国社科院研究员,上周在《中国日报》上写道:在有些人看来,奥运会将把西方文化价值带到中国。然而,使它们大跌眼镜的是,西方的模式并没有被复制。

    为举办这样一场出彩的运动会,中国付出了高昂的经济代价。但是东方哲学所强调的,个体的自我价值实现于集体环境中,反而在奥运会期间得到发扬。

    运动员、志愿者、观众乃至当地民众都传达了一个明确的信息:中国人民以自己的行为模式做事,不会屈从于任何所谓更好的西方价值观。

    “奥运会不仅证实了中国模式的存在,而且证明了它的成功。

    石建勋,上海同济大学一名教授,在党的机关报《人民日报》海外版上说:世界迫切需要构建不依赖于美国的多元化货币和金融体系,以及公平公正的金融秩序。

    王岐山,领导层中权威日重并负责金融领域的副总理,却在上周对美国的贸易官员们强调:美国,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中国,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应该有建设性、合作性的经济和贸易关系。

    他和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正承受着继续抗击通货膨胀的压力——使消费价格指数控制在4.9个百分点以下,尽管工业品价格指数仍上升了10.1个百分点。

    尤其是周,似乎正遭到那些要求努力刺激增长者的猛烈批判——尽管股票交易状况惨淡,只相当于去年十月份的三分之一,却没有赢得北京的些许同情。

    股票市场看上去与实体经济关系不大。但是考虑到中国人民大宗消费负担沉重,1亿3000万股民(股票市场投资者)损失了这么多钱,自然会抑制他们日常消费的欲望。

------

    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